咨询热线

0551-65571786

首页 > 情感学院 > “我好像得了亲密恐惧症”丨渴望爱却不敢走进的人,如何自救?

“我好像得了亲密恐惧症”丨渴望爱却不敢走进的人,如何自救?

发布时间:2022/08/16  阅读次数:946  来源:月爱婚恋  作者:张佳乐
明明很羡慕甜甜的爱情,但当有人对自己表示好感时,却又会感到莫名的害怕,甚至觉得自己不够好,不值得被爱。 然后条件反射般将对方推开,仿佛出现了无法逾越的阻隔。 为什么我始终走不进一段新的关系? 为什么我会对亲密关系感到恐惧? 心里的恐惧感和抗拒感又来源于哪里? 今天,在征得一位来访者小伊(化名)的同意后,我想通过她的故事,帮你解决这些困扰。


很抱歉

我无法走进亲密关系


 小伊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走进亲密关系的女孩子。 具体表现为,她完全无法和异性深入相处,每当一段感情稍有起色,她就会下意识选择逃避,无疾而终。 而即使是闺中密友相处,表面上看起来再亲密,内心也依旧是抗拒和排斥的。 这种对于亲密关系的恐惧心理,让她陷入了深深的焦虑。 完整地了解过小伊的成长经历后,我终于发现了原因。 在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,作为家里的第二个女儿,出生刚满月,小伊就被送到了乡下大伯家寄养。 对于亲生父母而言,她的存在仿佛就是一个累赘。 幸运的是,大伯一家对她很好,大娘甚至对小伊视如己出,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,都会主动把小伊搂在怀里。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如果小伊从此就能这么在大伯家一直健康长大下去,也未必不是一个圆满的结局。 但美好的时光,转眼就结束了。 五岁那年,小伊的生母或许是感受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,强制把她从大伯家里带了回来。 然而,好不容易能再次回到自己家的小伊,却没能在这个家里感受到任何的幸福。 为了避嫌,她甚至不被允许叫自己的生母为“妈妈”,连疼爱自己的大伯一家也几乎不能再去探望。 这种不受关爱,不受重视的生活,一直持续到了小伊上大学。 直至一次很偶然的情况,小伊在半推半就下,才喊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句“妈妈”。 可想而知,这十余年的生活里,小伊在自己的家里到底是怎样度过的。 在她的生命中,从没有一个人和她建立过真实而健康的依恋,她又怎么会有足够的经验去建立自己的亲密关系呢。 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的前提,是健康的依恋。 



极度抵触

背后也是深深的渴望


 关于“依恋”的概念,最早由英国著名精神分析学家约翰·鲍尔比提出,定义为:给婴儿提供安全和安慰的情感联系。 要知道,我们在婴儿时期的很多能力,甚至成年后的行为模式,大多都是从依恋关系中习得的。 而在婴儿阶段,最容易出现的和依恋有关的恐惧就是:陌生人焦虑、分离焦虑。 比如与主要看护人的分离、频繁更换住所,包括多子女的家庭中,由于同胞竞争而导致的父母感情联结的矛盾......这些都深深影响着依恋关系中的安全感体验。 虽然在个体成长过程中,依恋类型也可能在一些特定情境下发生变化。 但总体而言,一旦依恋类型形成,个体的亲密关系模式也会随之形成,成为一种较为稳定的行为模式。 而在上述的来访者案例中,小伊就属于典型的回避型,具体表现就是极度抵触亲密关系。 但从本质上说,这种极度抵触的模式背后,底层情感需求其实都是对依恋深深的渴望。 当然,影响亲密关系模式的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,即自尊水平。 自尊是一种对自我存在价值的认定,而这一价值认定源自对自我概念特征的评价。 自尊水平较高的人会容易认为自己是值得被爱的,因此有能力进入亲密关系;而自尊水平较低的人则容易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,因此会在亲密关系面前表现得退缩。 而小伊,恰恰属于后者。


改变

从学会信任自己开始



咨询刚开始时,为了更好地进入咨询,我通过对小伊的移情的抱持,为她提供了稳定的心理容器。 在这个阶段,咨询师对来访者而言,是足够好的客体。 几次咨询下来,当小伊在我身上体验到了足够有真实感的亲密关系之后,她开始信任我,那些早年经历带来的信任危机也得到了缓解。 随着探索的不断深入,当小伊有了一定的心理稳定性之后,也开始主动自己的痛苦暴露出来,主要表现为焦虑和紧张。 面对这一问题,我采用了认知行为疗法中的“情绪日志”,在每一次咨询结束之后,为小伊布置家庭作业,让她去探寻自己情绪背后潜藏的根源。 记得有一次,小伊在日记中写道:家里人又给我介绍了新的相亲对象,但在整个见面的过程,我还是没办法和对方顺利交流,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 小伊将当时的情绪记录为:回避、躲闪。 而在观念层面,她是因为觉得对方会嫌弃自己,所以才选择了回避。 通过三个月的情绪日记,我终于看清了小伊内心深处的思维模式,也看到她焦虑背后恐惧的关键点。 原来,一切都是来源于她年幼时亲密关系丧失,而造成的核心信念极度歪曲。 这段早期记忆中被父母“抛弃”的无助时光,深深地影响了她后来在关系中的状态,让她在亲密关系中呈现出病态般的抗拒。 这种信念上的扭曲感,使她总是认为“人是不可信”的、“我是被嫌弃”的,从无意识层面排斥任何关系。 当问题的核心浮出水面之后,接下来就比较好办了。 我开始使用合理情绪疗法,帮助她重新回顾曾经那个孤独无助的童年,帮助她对旧有的核心信念进行调整,找到她在孤独背后的自我价值和内在力量。 小伊也在持续的咨询中,逐渐放下了对关系的排斥,开始相信“人和人之间是存在信任的”。 慢慢地,她能接住自己在关系中的种种不安与恐惧,进行自我消解。 有趣的是,在这一过程中,小伊做了几次意味深长的梦,为深度心理咨询提供了很好的资源。 其中有一次,小伊梦见自己在舞台中央表演。 舞台上的她,妆容艳丽动人,舞姿婀娜优美;台下是满满的观众,而她在台上挥洒自如。 借由这个梦,我认真地告诉她:在这个梦里我能看到,你内心的自我已经得到了修复。而我也相信,如今的你能踏出全新的一步了。 那一刻我仿佛能看到,在小伊的内心里,似乎有一枚名为自信的种子,从不再干涸的土壤中长出了嫩芽。

 



别害怕

你会重获爱与被爱的力量


 后来, 经过了近半年的咨询,小伊的状况有了十足的改善。 如今的她,学会了去感受内心的每一处焦虑,倾听它们的声音,并与它们沟通。 当她再次产生同样的困扰时,也能通过抽离的视角,观察自己的行为和恐惧,究竟来源于什么,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。 虽然偶尔还是会有些紧张和不安,但她已经能走出原来自己狭窄的世界,不再恐惧一段新的关系。 弗洛姆在《爱的艺术》中曾说:那些害怕不被爱的人,潜意识里真正害怕的是去爱别人。 回到现实生活,我们能发现有问题的亲密关系背后,多半是不安全型依恋导致的。 那当我们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对于关系的焦虑时,是否就能立刻改变呢? 答案是很难,这注定是一场痛苦的蜕变。 
就像大部分人反复告诉自己要接纳自己,要相信他人,但实际再次面对现实时,往往还是会下意识选择逃避。 说到底,在关系中真正能带来改变的,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、真诚和爱。但这份改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需要我们持之以恒,一点点去修复和强化。 心理咨询,无疑是一个较为有效的调节途径,也是一种理性的自我改善渠道。 而在心理咨询中,对于问题亲密关系的调整,则往往会分为三个阶段:
a. 识别亲密关系模式 帮助来访者识别出自己的亲密关系模式。 这是帮助来访者不再受困于问题的亲密关系,并从有问题的行为模式中走出来的第一步,即呈现问题。 对于问题本身的认识,能够帮助来访者将自己和问题分离,不再缠缚于问题之中,这是改变的第一步。 b. 形成新的安全型依恋经验 在这一过程中,通过与来访者咨询关系的发展,伴随着来访者的移情和咨询师的反移情的深入,让来访者在咨询中感受到安全型依恋是怎样的体验。 而来访者在心理咨询过程中,对于健康的亲密情感联结的体验,会成为他的宝贵经验,帮助来访者能够发展积极情绪的情感能力。 这也是来访者回到现实生活后,与他人建立良好的亲密关系的基础。 c. 深度自我体认及自我概念重构 在对安全依恋的体验的基础之上,最为深入的工作是帮助来访者重构对自身的认识与感知。 无论是自身的性格特征、思维特征、情感偏好,还是心智化发展水平等,都是深度自我体认的内容,也是从开始的混乱状态变得有秩序的一个过程, 这个过程的完成即意味着自我概念的重新建构,将会更为深入地影响来访者未来的亲密关系的发展。 最后,我想和你说,伤害越早修复越好,因为往后的人生会更复杂,坎坷也更艰难。
所以你也被亲密恐惧困扰,不要害怕伤害,不要放弃,试着去大胆求助。 电影《绿皮书》中有这么一句台词:“世界上孤独的人,都害怕踏出第一步。”



当你内心最脆弱的部分被反复看见、被理解,你的内心就会不再那么敏感,会开始慢慢成长,变得更有力量,能允许让别人靠近你了。 而心理咨询,正是起到了「安全链接、陪伴治愈」的作用。 所以,假如你无法一个人做到时,不妨尝试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,只要你愿意开始,疗愈在任何时候都不晚。

· 最新

客服中心